一家資料分析企業未經授權獲取美國社交媒體“臉書”多達5000萬使用者的資訊,用於設計軟體,以預測並影響選民投票。

英美媒體17日報導,這家企業曾經受雇于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的競選團隊和推動英國脫離歐洲聯盟公民投票的“脫歐”陣營。

【應用軟體“釣魚”】

英國《觀察家報》和《衛報》以及美國《紐約時報》17日報導,劍橋分析公司“竊取”5000萬臉書使用者的資訊,是這家社交媒體創建以來最大的使用者資料洩露事件之一。

資料洩露的源頭,是英國劍橋大學心理學教授亞歷山大·科根2014年推出的一款應用軟體(App),名為“這是你的數位化生活”,向臉書用戶提供個性分析測試,在臉書上的推介語是“心理學家用於做研究的App”。當時,共2.7萬名臉書用戶下載這一應用。

按照上述媒體的說法,借助這一應用,科根可獲取這2.7萬人及其所有臉書好友的居住地等資訊以及他們“點贊”的內容,因而實際共獲取多達5000萬使用者的資料。

報導說,科根把資料帶到劍橋分析公司,而這家企業是英國戰略交流實驗室公司(SCL)的美國分支。

美國總統特朗普競選期間的戰略顧問和2017年8月以前的首席戰略師斯蒂芬·班農曾經是劍橋分析公司董事,前白宮國家安全事務助理邁克爾·弗林2017年8月披露他曾是這家企業的顧問。

長期為美國共和黨捐款並支持特朗普競選總統的私募基金經理羅伯特·默瑟曾經向劍橋分析公司注資1500萬美元。

【後臺企業“生事”】

臉書搶在上述報導見報前,16日晚在網路平臺上發佈情況,宣佈暫時關閉劍橋分析公司、戰略交流實驗室公司、科根和克裡斯托夫·懷利的臉書帳號。

懷利是英國《觀察家報》報導的爆料人,曾在劍橋分析公司工作,臉書指認科根曾與懷利共用“不當獲取”的使用者資料。

提及劍橋分析公司對資料的使用,懷利告訴《觀察家報》:“我們充分利用臉書使用者檔案資訊,依據對他們的瞭解建立模型,(投放內容)迎合他們內心邪惡的一面。”

臉書的說法是,2015年,得知“科根撒謊、違反平臺政策、向戰略交流實驗室公司和劍橋分析公司移交資料”,臉書從自己的網路平臺上撤下科根的應用軟體;獲取劍橋分析公司的書面保證,即已刪除從臉書獲取的全部資料;然而,臉書“數天前”得知對方沒有刪除全部資料,繼而投入調查。

臉書指認劍橋分析公司“背棄誠信”,威脅在必要情況下提起訴訟。

劍橋分析公司17日發佈聲明,否認“做錯事情”,聲稱得知科根違反臉書政策後刪除了全部資料;“為避免嫌疑”,沒有在2016年美國總統選舉期間使用任何科根提供的資料。

特朗普競選團隊17日否認使用來自劍橋分析公司的資料,聲稱競選所用選民資料全都來自共和黨全國委員會,“其他來源的選民資料説明我們贏得2016年選舉的說法不真實”。同時,競選團隊淡化劍橋分析公司曾經發揮的作用,聲稱僅雇用過這家企業做電視廣告,與這家企業最有經驗的一些資料員有過合作。

【臉書再次“無顏”】

美國國會一些議員和學者批評臉書在這一事件中沒有盡責保護資料,呼籲對社交媒體平臺採取更多監管措施。

民主黨籍參議員艾米·克洛布徹在社交媒體上寫道:“顯然,這些(社媒)平臺不能自我監督。他們嘴上說著:‘相信我們。’(臉書首席執行官)馬克·紮克伯格應該到參議院司法委員會接受質詢。”

另一名民主黨籍參議員馬克·華納把互聯網社交媒體描述為“荒蠻的(美國)西部”,認為急需新政策,用於約束互聯網廣告業。“無論是俄羅斯人花錢做政治廣告,還是非法獲取(社媒)資料後向使用者精准投放內容,顯而易見的是,如果不加監管,這個市場將繼續易受欺騙、缺乏透明。”

美國馬里蘭大學法學教授弗蘭克·帕斯奎爾認定,臉書玩文字遊戲,在回應中稱資料“遭誤用”,不承認資料失竊,模糊了焦點,即資料的實際用途與使用者給予臉書授權的用途不符。

美國一家遊說團體的總裁努阿拉·奧康納說,臉書在資料保護方面僅僅依賴正派人的“善意”,沒有防範一些人對資料的蓄意“濫用”。她質疑,臉書2015年得知科根涉嫌竊取資料時為什麼不告知使用者。

英國資訊監管局和美國麻塞諸塞州司法部長17日分別說,正在調查臉書資料使用情況。同時,鑒於劍橋分析公司曾經受雇于“脫歐”派收集資料和鎖定受眾,英國議會和資訊監管局正在調查這家企業在“脫歐”公投前是否不當處理資訊。

英國資訊監管專員伊莉莎白·德納姆說:“公眾需要完全知情,在政治活動中資訊如何被利用和分享以及這對他們隱私的潛在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