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03

布朗州長對新增加的煙草稅,本應用來填補窮人看病的醫療成本,但如今他決定不那麼分配。對加州居民來说,是許多人對政府和政治憤世嫉俗反應的又一例。

事實上,川普當選總統,收緊聯邦對各州醫療補助的預算,特別是「聯邦醫療補助」(Medicaid),加州稱為Medi-Cal,也是華人俗稱的「白卡」。布朗並沒有責怪白宮之意,但那是川普選舉基調,許多選民覺得被排拒了。

去年11月選舉時,加州大約900萬選民同意增加每包香煙兩元的煙草稅。本來,這些新增稅收應該讓持白卡(Medi-Cal)的窮人去看醫師及牙醫,作為提高診費之用。但是,布朗州長拒絶使用這些新增稅收,作為幫助窮人醫療之用。因此,加州醫界無法從對「白卡」病人服務的泥淖中脫困。

在經濟衰退期間,加州政府削刪「白卡」醫療服務的醫師、牙醫和醫院的付費百分之10,即使在經濟復甦之后,對富人徵收所得稅也增加了,但加州對這種削刪並沒有恢復過來。

加州對提供「白卡」醫療服務的付費,非常低,在全美50個州是排在第48位的低水平。

那又如何?提供窮人醫療服務的醫生、牙醫和醫院絶非笨蛋。而且法律並沒有強迫他們要對持「白卡」的窮人一定要提供服務,事實上,不少醫療業者是不看「白卡」病人的。

唯一必須對任何人提供醫療服務的是醫院的急診室。當加州貧窮病人生病沒有辦法的時候,就前往急診室求助,那樣反而使原本不需要那麼高成本的醫療服務,卻要付出更多醫療資源。

加州這位自由派州長基本上願意提供「白卡」更多服務和增加持卡人的福利,但是因為吝於提供醫療費用,使貧窮病患得不到足夠的醫療服務。

加州如今持「白卡」約有1,400萬人,佔加州三分之一強的比例。加州持「白卡」的人,包括了183,000名非法移民兒童。在「奧巴馬健保」法律之下,加州擴大「白卡」業務,使許多原本沒有資格領「白卡」的人也可領取,在這種情況下,增加了390萬名持有「白卡」的民衆。但是,目前越來越大的問題是,持「白卡」的病人很難找到幫他們看病的醫生。

譬如,在沙加緬度地區來说,醫生看「白卡」病人只拿到16元,若是「紅藍卡」的「聯邦醫療保險」(Medicare)病人看診,醫師可獲46元。總計而言,「白卡」病人能為醫師帶進37元收入,而「紅藍卡」病人則是103元。

加州醫療協會(California Medical Assn.)執行長科克蘭(Dustin Corcoran)说,「如果醫師看『白卡』病人,只能從政府獲得16元,那是無法打平成本的。」

header_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