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东方7月9日洛杉矶报导,知名画家丁绍光完成了一幅用于文化广场的大型彩色玻璃拼贴画,这幅画的尺度达到365平方米,巨大的画面加上彩色玻璃的强大表现力,效果非常震撼。由此,他又开始设想做彩色雕塑,里面打灯光,外面用彩色玻璃拼贴画。再前进一步,他又想是否可以把他的画卷起来,做球形的建筑。过去的建筑框架都是直线和单调颜色,有了现代钢筋骨架和计算机绘图技术,产生了各种变形和线条,这是一个进步,例如鸟巢。

彩色绘画 线条建筑

丁绍光大胆设想用一整幅画的线条,作为一个建筑的主体钢筋。这样以前画家所画的线是绘图的线,现在用先进科技将整幅画的线变成钢筋等材料的建筑结构线,线和线之间可呈现不同的绘画。目前,只有色彩大师德拉克罗瓦的调色盘上实现了2000多种颜色调配。他具有惊人的色彩记忆和配色能力,自然界中的花儿有4000多种颜色,只要看到一种颜色就设法配出来。为了设计世界上第一个彩色建筑,丁绍光和日本一些玻璃专家在全世界做了调查,了解现在世界上最先进的玻璃工厂已经可以实现这2000多种颜色。

丁绍光用前人从未想到的创新,运用各种各样令人惊异的新科技实现,大大突破了传统教堂玻璃画的各种局限,如此闻所未闻、变化无穷的色彩,加上丁绍光富有乐感的线条,将会成为第一个震撼世界的彩色绘画线条建筑。设计图上,最上面透明的水云状玻璃,透光效果非常好,让阳光无障碍进入,可以有博物馆、剧院、艺术馆、图书馆……丁绍光希望它能将现代十大艺术门类,从古典到现代各种派别都包含进来……让人们进行充分、有效地交流,实现真正的包容和自由创新,也利于相互借鉴成长。丁绍光还把下面5层设计成超大型停车场,就好像一个雕塑的基座,可稳固建筑。为了实现这个建筑,丁绍光找到建筑家汪克合作,得到了这位建筑学家的支持。他认为现代科技完全可以实现丁绍光的设想,底盘厚重,完全可以支撑整个建筑。

今次,不像以前的建筑壁画那样,先建好房子,然后请丁绍光为建筑画壁画,这对丁绍光的创造力限制很大,很多美好设想无法发挥。这种全生命周期建筑雕塑,让丁绍光创造力得到了更充分发挥。得到建筑专家认可后,丁绍光做了长远和全面的规划。很多人建议这个建筑叫 “丁绍光艺术中心”,他郄将这个建筑命名为“中国当代艺术中心”。

当代艺术 超越时空

丁绍光表示,新的科学技术层出不穷,电脑、网络出现后,就像19世纪末叶照相术出现以后对绘画的冲击。3D、动漫的出现,人类的视觉已经发生根本性改变。这导致文化和艺术中很多从前很重要的东西,被当今的技术冲击了,取代了。例如绘画的神秘感,绘画从具象走到抽象艺术……曾经因为绘画带来前所未有的震撼视觉。现在这种效果很容易用电脑实现。整栋大楼的大屏幕,出现一个巨幅头像,很震撼。尤其是VR,AR出现,可以起到无法想象的视觉感受。这种情况下,绘画该走什么样的路?应该好好思考一下。

丁绍光表示,如果其他艺术可以代替绘画,那么,绘画本身就没有存在的价值。作为画家,如果能被其他艺术,或者其他艺术家取代,那么,他也不是真正的艺术家。因此,这是整个美术界、绘画界都应该好好思考的问题。也是我退出商业要做的思考。人类历史的长河中,流淌着无数涓涓细流,大都随波逐流,悄无声息。如果出现一个很了不起的人物,就会像一个巨峰,把水流挡住。然后,当河水在巨峰前聚集到顶,就会再次波澜壮阔地冲下去。然后,又是随波逐流的小溪,循环往复……这样的巨峰,就是承前启后的大师,改变历史的人物。人类历史上的很多文化是无法重复的,例如三星堆,米开朗基罗……永远在那里,永远无法企及。

丁绍光表示,这不单纯是一个技术问题,“巨峰”还代表那个时代的一种精神,一种可以超越时空的精神。米开朗基罗,贝多芬的技术和技法,和现代不能相比,现在的绘画工作,雕塑工具,乐器等,远远超过以前,但是,米开朗基罗和贝多芬们的精神是现代人无法超越的。尽管过去的技术不如当今,但是,一个艺术家,如果他是他所在的时代的巨峰,那他一定也能代表他那个时代技法和技术的最高水平。那么同样我们现在,一个当代艺术家,如果不能应用这个时代的最高科技和技法,那他也一定不能代表这个时代的高峰。 所以,在这个时代,如果不和最先进的科技结合,是不可能成为这个时代的代表的。

球形建筑 千姿百态

丁绍光表示,现在还有一种新科技,可以用化学物质粘接不同色彩的玻璃,非常结实可靠,而且不影响玻璃颜色的表现力。不同颜色的玻璃拼接后,从不同角度看到的颜色不同,加上玻璃本身可以是透明,半透明,也可以是各种比例的透明度,这些不同的质感又导致色彩的呈现更加丰富莫测。简直可以说是,美丽、有趣、魔幻……想有尽有。如果是一个具象的形象在一个大的建筑上,会让人感觉建筑体很小。希望画出来的中国当代艺术中心这个建筑形象是非常宏大的。因此,要做成球体,从正面看是一个具象,而周围是圆的。所以,转过去后又变成抽象,这样沿着一个球形的、由整幅画的线条组成的球形建筑行走,线条间的多幅图画会呈现一会儿具象,一会儿抽象的画面。大众始终看不懂匪夷所思的抽象画,艺术大师始终无法表达清楚如何创作那些抽象画等艺术鸿沟,终于可以以一种良性的方式达到相互理解和融通。

丁绍光表示,还有一个奇思妙想,设计成球体,呈现水波纹的感觉,寓意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的中华文化主旨;同时也会让一个宏大的建筑显得很轻,给人漂浮的感觉,好像天外来星一般,象征着在宇宙中翱翔的、自由的星体,诠释天人合一的中华文化精髓。 因为是圆球,建筑的内部装帧也可以非常有创意,可以从不同角度,以不同视角,展示印象派,浪漫主义,野兽派,表现主义……的视觉感受,也可以呈现不同的空间关系,各种层出不穷的变化美。让来自不同历史,不同民族,不同技法的千姿百态的美,还可以用自己的个性和视角,去发现不同的美,创造变化的美,充分享受包容、自由、和谐、美丽的幸福人生。

除了艺术功能之外,富有远见的丁绍光还设想建筑的中间部分可以做商业,在同一个建筑内,可以做成一个庞大的产业,世界各地的艺术衍生品,各大名牌品牌店都聚集在此……可很好的内循环,用内部的投入产出来平衡,让这个中国现代艺术中心实现可持续的良性循环。人们企盼丁绍光设想的中国当代艺术中心早日落成,梦想成真。

注:汪克,闾山山门的设计者。在21岁的时候,他的作品就以清华大学第一名的成绩入选《中国优秀建筑》,20多年后,他却称自己才刚刚开始。与丁绍光状态相仿,也是一次次将自己推到重来的建筑艺术家。

注:德拉克罗瓦,法国著名画家,浪漫主义画派代表人物。他融合了文艺复兴以来欧洲各艺术流派,并影响了此后的艺术家,代表作有《自由引导人民》等。(清华大学张立红教授供稿)